贝克有条街

【黑安】秋来

已同居设定,OOC,腹黑安达🈶,痴汉黑泽🈶,帅哥智商不太高的样子XD


1.

黑泽曾经喜欢夏天。


作为一个文具公司,丰川公司的环境氛围比起一些传统公司要开放许多。即使是营业科,不出外勤的员工们也可以甩掉厚重的西装,只穿衬衫在公司内部工作。


对别人来说,这可能只是社畜夏日的一点喘息机会而已,而对黑泽来说,这简直是天大的福利!


夏天安达总会穿着露出大半截手臂的半袖衬衫,并且白色居多。安达不爱运动,大多数时候皮肤被严严实实地包裹着,手臂白皙细腻得像婴儿,大臂覆盖了薄薄一层软肉。与黑泽青筋丛生充满爆发力的手臂不同,青色的血管隐藏在雪白的皮肤下,黑泽觉得自己能感受到其中安静的血流,一如安达给人的感觉,平和温柔。


如果天气过分炎热的话,黑泽还能不定期收获衬衫第一颗扣子解开后露出的一小块皮肤。虽然一口纽扣不至于看见锁骨,但也足够黑泽眼直。


如果黑泽足够幸运,安达被前辈指示去外面办事,而他有刚好没有外勤可以待在公司,安达回来之后,白衬衫的后背会被汗打湿。此时黑泽总会借各种由头从安达附近路过,悄悄窥探衬衫下安达的腰线。


半透的衣料下,安达身体的颜色若隐若现……


啊牙白,黑泽优一,你不能再想了!


2.

安达曾经不喜欢夏天。


夏天意味着巨额的电费开销、败坏的食欲和走在路上出了汗的黏腻感。


即使电车和公司都是有空调的,但仅仅是到车站和到公司的一小段路程,火力全开的太阳公公也总能把安达晒出一声汗。本就宅的安达在夏季愈发不爱出门,除了在公司的时间,家里的空调完全不间断。


啊好烦。安达看着电费账单烦躁地揉乱头发。


而且夏天时,即使有足量的冷气,安达也难以吃下东西。对着自己爱吃的甜甜的玉子烧,安达只能感受到胃部反感的恶心感;最喜欢的饭团也噎在喉咙里不上不下,每吞下一口都像是打一场来之不易的胜仗。食物像被蒸烤了一样留下灼热的触觉,喉咙也总是发干,下咽成了一件不那么容易的事。


于是一到夏天,安达总是会迅速瘦下去。他曾经甚至被不太熟的女同事不好意思地询问过减肥方法,可当他回答自己是因为吃不下饭而瘦的时候,只能收获一声同事不太相信又失望的“诶?”。


自己又让别人失望了。安达垂下眼睛想,虽然早就知道自己不是一个能让别人开心起来的人,但果然还是有点难过。


于是安达更不喜欢夏天了。


3.

黑泽现在一点都不喜欢夏天!


自从两个人住在一起,黑泽摸摸抱抱亲亲安达的机会总不会少。


然而!


夏天到了,即使有空调加成,两个成年男人挤在一起也总是热腾腾的。每当黑泽暗戳戳想往安达身边靠,想要与安达来点“不一定非要亲密”的接触的时候,总是被安达以“太热了,黑泽离我远一点”为由拒绝。一次两次黑泽就忍了,可是看安达的架势,怕不是整个夏天都要和黑泽保持距离。


黑泽欲哭无泪,只好变着法为安达改善夏天食欲不振的情况。


整个夏天,黑泽的志向就是通过抓住安达的胃抓住安达的心!


如果能抓住安达的手就更好了嘤嘤嘤。


这个夏天是黑泽和安达在一起的第一个夏天,但黑泽已经预料到自己这辈子都不会再喜欢夏天了!


4.

安达现在开始喜欢夏天了。


2021年的夏天意味着冰西瓜、膨胀的胃口和即使天气炎热也会与恋人黏在一起的恋爱的氛围感。


而且自从同居以后,黑泽的完美先生人设逐渐崩塌,露出了爱撒娇的可爱的一面。


有一天安达正边抱着半个冰西瓜拿勺子小口小口地吃边看电视,正看到精彩处时感受到某人带着一大团热气鬼鬼崇崇靠近,企图从后面抱住自己。


安达度嘟囔了一句“热”,把黑泽的爪子扒拉了开。


等电视节目终于变成了广告,安达一扭头,正好捕捉到一只委屈黑泽。他靠近黑泽,好笑地捏起黑泽的下巴嘲笑黑泽嘟起的嘴和湿漉漉的狗狗眼。


看着难得孩子气的成熟的恋人,安达感觉自己心中的小恶魔被唤醒了。


于是整个夏天,只要安达以“热”为名拒绝黑泽的靠近,就能随时随地收获一只委屈黑泽。


弹无虚发,百发百中。


安达想,原来夏天也没那么坏啊。


5.

安达醒来的时候,黑泽难得还睡得正熟。


这几天出差真是辛苦他了。安达隔空描画了黑泽眼下淡淡的黑青,有些心疼地想。


安达轻手轻脚下了床,走出房间,起居室的窗外传来下雨的动静。


收好阳台上晒干了的衣服,安达对着阳台落地窗发起了呆。属于雨的清凉被风裹挟着吹进窗子,散去了室内一夏的闷热,留下了雨后清新的气息。


这场雨过后,天就要凉了。安达抱着手臂想。


身后传来一些动静,紧接着安达就被纳入一个温暖的怀抱。


安达熟门熟路地向后蹭了蹭黑泽的鼻尖,问他:“这周黑泽出差辛苦了。不再睡一会儿吗?”


黑泽把安达抱得更紧,半张脸埋在了安达颈窝,还没完全清醒的声音黏黏糊糊的:“醒来身边没有安达,想抱抱安达,就来找你了……安达身上好凉!”


安达拍拍企图用他的身体把自己的身体整个包严实的黑泽,好笑地说没事,然后放任自己松散地靠在了黑泽身上。


“夏天就要过去了呢。”


“是呀,”黑泽呼出的热气软软地打在安达耳侧,“安达喜欢夏天吗?”


这个问题嘛……


“喜欢也不喜欢吧。”


“诶?所以安达到底是喜欢还是不喜欢?”


“曾经我是不喜欢夏天……不过现在有黑泽了嘛,夏天也变得可以忍受了呢。”甚至还可以偶尔逗逗黑泽。


不得了,黑泽想,恐怕自己要紧急临时修改自己的答案了。


身后的人安静了一会儿,但安达能感受到从背部胸腔左侧传来的剧烈的震动。


“安达以后说这种话之前先预告一下好吗?这样子我害怕心脏受不了诶……”


安达感觉自己的胸腔左侧要和身后剧烈的震动共振了。


他没有再问黑泽他是否喜欢夏天。凭他对黑泽的了解,不管喜不喜欢夏天,听了他刚刚的答案后,黑泽的答案99.9%是喜欢。


怎么办,只是这么一想,安达的心就软得一塌糊涂。


他挣开黑泽长手长脚的环抱,扭过身主动抱住了黑泽,轻轻摇晃。


一侧是淅沥的雨声,一侧是满室静谧,他们像是被困在了阳台这一方小小的天地,彼此分享了一个属于爱人的拥抱。


安达闭上眼睛,把气音悄悄抖落在黑泽耳边:


“秋天来了。”


我们又相携走过了一季。


——————————

又是不知道写了些什么的一篇XD

又到了故事开始的季节!米娜桑秋天快乐!

第一次上色,渣渣妄想搞一搞这张神图。(渣所以龙队手被我鸽了呜呜)

这张图我疯狂心动啊啊啊啊啊,太有感觉了!(原图P2)


【町赤】早安

不知道写了点啥,很难看但想发,慎入。


———————————————————————


赤楚睫毛颤了颤,意识逐渐回笼,还没睁眼就习惯性地伸展了一下四肢,却在还没舒舒服服地伸展到极致时就碰到了障碍。


嗯?赤楚有些疑惑地睁开眼睛,爱人沉睡的脸映入眼帘。


难得啊,赤楚想。


身为老干部本部,即使在休息日,町田也会像平时一样早早起床洗澡做饭。因此夜猫子赤楚伸个懒腰睁眼时,大多数时候只能在厨房找到衣冠楚楚清清爽爽的爱人。


像这样看着双眼禁闭头发蓬松凌乱还带着点胡茬的町田的机会可真不多。


虽然不像町田平时那样帅气,但是!


好可爱啊啊啊啊!赤楚心里的小人疯狂呐喊。


他偷偷摸来手机,捂住手机的音响,给町田来了个高清无码怼脸睡颜五连拍。


不过他能有这样的机会还得归功于町田。


昨天傍晚,外出拍戏有一段时间了的町田风尘仆仆地赶回了家,打开家门就收获了一只睡得七荤八素的赤楚。


其实赤楚也刚刚杀青没几天。前段时间剧组的行程安排得紧,他本人又是个沉浸式的演员,造成他几乎一个月没在SNS和游戏上撒欢。好容易逮住刚杀青这段空闲时间,赤楚拉上好友彻夜通宵,痛痛快快大杀四方了好几天。


于是白天成了补眠的好时光。


町田放下行李,半蹲下来哭笑不得又有点心疼地摸了摸赤楚泛青的眼窝,怎么还越休息越累了呢。


赤楚意识回笼,动了动但没睁眼。他知道是町田回来了,从温度到气息,都是他的町田。他伸手摸索到了爱人的脖子,勾着他接了个绵长的吻,睁开眼笑了。虽然町田没说,但他还是补上了一句:“欢迎回来。”


町田与赤楚额头相抵,唇擦着唇,语气带着笑意:“别撒娇,今晚没收手机和游戏,给我按时好好睡觉。”看着赤楚撇了撇嘴,他顿了顿又语气沉沉地补了一句,“也别再给小野塚打电话了。”


白天睡了一整天,到了夜间毫无睡意的赤楚不到十一点就被爱人没收手机强行塞进被子里。几轮反抗无果后,赤楚终于意识到抗议无效并且继续抗议可能会引火上身,于是乖乖钻进了町田怀里。


赤楚窝在爱人怀里闭上眼。


今天町田回来的时候赤楚没有告诉他,他很想他。


可能是被町田的气息环绕着,本来毫无睡意的小狐狸竟没一会儿就睡着了。一晚上的高质量睡眠让赤楚得以在第二天早晨早早地自然醒过来。


赤楚轻吻了爱人的鼻尖,轻手轻脚地翻身下床。


町田睁开眼的时候迷茫了一下,怀里空荡荡的感觉让他一时有些不适应。平时他起床的时候,晚上冲浪到半夜的赤楚往往还睡得正熟。


町田心里一时涌上了很多情绪。他起身走到窗户旁,赤楚没有把厚厚的米白色窗帘拉开——町田拉开窗帘,夏日的阳光照亮了整个卧室——许是不想让光照打扰他的睡眠。


赤楚虽然看起来大大咧咧,天然又稚嫩,但总是在一些很细微的地方显露出深藏的细腻温柔。


每一天都能给人新发现和新惊喜,这似乎是赤楚自己都不知道的特质。


町田双手插兜,漫无目的地看着窗外。


这么好的赤楚,他何德何能能获得对方的爱。


町田还没有在私下稍郑重一些地问过赤楚这个问题。他想为什么不问呢,可能是怕问出来了会被自己的小爱人嘲笑,也可能是害怕得到一些与期望不符的答案——虽然这种可能性不太大。


也可能只是町田启太突然思维扭了筋,町田想。总之他还没有问过这个问题。


说起来,从充满了恐怖和动荡的二零年的秋季初始,到现在,他们也已经相伴经历了一年的四个季节。赤楚在各种采访中被问到过喜欢哪个季节,他的答案从最初的冬季变成了现在的秋季。


啊,这个他也没问过,不知道这个答案是否与他有关。


不过就他们一起经历的这四季来说,赤楚应该都很喜欢。他本就是个对生活充满热爱的人,即使春天有那么多花粉,夏天有炎炎酷暑,秋天卷来了萧瑟,冬天寒冷肃杀,但无论如何他总能挑出这个季节吸引人的特征去用力喜欢。


所以他喜欢自己什么?


许是习惯被打乱造成不适或是因为长时间紧张后一瞬间的松弛,总之町田清楚地意识到自己的情绪有些不受控制的低落。


赤楚轻轻推开门。


本来准备男友力爆棚一次叫男朋友起床的赤楚收货了晨起站在床边的男朋友一只。町田的背影看起来放松到有点丧气,不太像平时那个挺拔优雅的町田。


町田听到声响扭过头,赤楚就这么猝不及防地撞上了町田还没来得及收拾好情绪的眼睛。


赤楚看着年上的爱人少有的写着迷茫的眼睛,突然有一瞬间的走神。


很多人夸过他眼睛好看,粉丝、同事,他的恋人,可是明明他的Machi也有一双很好看的眼睛啊,怎么没人这么夸町田?赤楚有点不服气。这双眼睛写着故事,黑黝黝的沉甸甸的,深邃又温柔,与他自己的不太相同。


他们是恋人,对彼此的了解远超其他人,但是赤楚仍然不敢说自己能读懂其中的每一句话。


现在也一样。赤楚觉得他好像懂他的町君在想什么,又好像完全不懂。


那又如何呢,赤楚卫二愿意用一生去慢慢读懂町田启太。


赤楚轻快地笑:“Machi!”


町田还没来得及从自己莫名的情绪中走出来,还带着点被爱人看到自己负面情绪的尴尬情绪,就听赤楚说:“虽然我可能不太清楚你刚刚在想什么,但是……”


町田下意识地想说些什么,他的小爱人已经三两步走到他面前搂住了他的脖子,按着他微微低头。赤楚微微踮起脚尖,吻他的额头,说:


“早安。”


———————————————————————

(一个莫名其妙的小番外)


“ソンヌ刚刚想问什么吗?”


“暂时没有哦。也可能有……嘛,不急,反正以后有的是时间慢慢问。”


“……嗯,早安。”

———————————————————————
参考的是这张图,虽然马老师的眼神不脆弱也不迷茫。

故事走向和内容和我最初想的完全不同(?)可能是因为熬夜写实验报告熬傻了,情绪上来了(文中的町田的感觉?)作者在这里给大家拜个早年道歉(神志不清.jpg)

大半夜给大家道个早安(啊我好啰嗦)

【黑安】人群


现在距离烟火大会开始还有一会儿,天还没有彻底暗下去。借着夕阳最后一点点余光,穿着漂亮浴衣的女孩儿们悄悄地打量身旁正在发呆的帅哥。


然而帅哥的疏离感太强,她们不太好意思上前攀谈,只能时不时小心翼翼地装作不经意的转头偷偷瞄两眼。


黑泽对别人的眼光一无所知。他双手插兜,目光毫无焦距地望向天边不知名的地方,在熙攘的人群中无所事事地发呆。


烟火大会一如既往地热闹,不过人群的热闹大多数时候与他都没有太大关系。倒不如说,黑泽一直都不太喜欢人群。


他总是站在不远处看着人群中的安达,或者在人群中看着不远处人群外的安达。


有一年的夏日祭正好是周五。


难得清闲准时下班的黑泽走出大楼,看着洋溢着欢乐气氛的街道,突然想起中午在茶水间听到公司里女孩子对晚上空前盛大的烟火祭充满了期待的讨论。


黑泽想,闲着也是闲着,不如去看一看。


直到站在身穿浴衣的少男少女中间,黑泽才咂摸出一丝后悔想走的意思。毕竟环顾四周,没有哪个傻子跟自己一样,穿着西装提着公文包就来的。还是一个人来的。


……不,还有一个人。


黑泽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在这样昏暗的光下,在拥挤的人群中一眼看到最外围的安达的。


安达应该是刚刚到。他也穿着白天在公司里见到的那套西装,双手捏紧了双肩包的肩带,看着前方的人群露出了有点犯难的表情。


安达喜欢烟火吗?


天暗了下去,黑泽看不清安达的身影了。


第一朵烟花突然盛开,人群中发出惊呼。


黑泽没顾得上扭头欣赏。


天上的烟火眷顾了地上的人,绚烂的光芒照亮了半边天。黑泽就着光又看清了安达。


黑泽看着安达的眼睛紧紧盯着盛开的烟花,随着人群的惊叹小小地张开了嘴,半仰的脸上洒满了光芒。


烟花第二次绽放和第一次差了一会儿。黑泽再看过去时,已经不见安达了。


后来也有很多次隔着人群的注视。


早晨偶尔晚到一会儿,看到电梯口最前方的安达。他有心越过厚厚的人群,和安达道一声“早”,却害怕过于刻意。


下班时下雨了,他跨出大门,看见了人群中望着雨发呆的安达。他掏出包里的伞,本想送安达到车站,恰好有一个女生有些不好意思地请求与他趁一把伞。就在这个空挡,安达已经不管不顾地冲进了尚且不算太大的雨中。


新一年,他站在领奖台上,接过课长颁给他的最佳销售奖。转身面向大家时,他不经意地对着安达的方向笑,看到安达在最外围心不在焉地鼓掌。


安达明明是好相处的性格,却总是自带一种不易亲近的气质,在热闹的人群中也裹着一层自己的保护壳。


在这一方面,他和安达其实是相像的。有时黑泽也会忍不住想象他和安达靠近,将彼此纳入自己的保护壳范围内的样子。


“……黑泽!黑……”


今年的第一朵烟花绽放了。


黑泽从回忆中回过神,辨别出了安达被烟花绽放掩盖的呼唤。


他站在人群中转过头,一眼看到了人群中的安达。


他的安达穿着和他同款的休闲服,半长的头发软软地贴着头皮,一手拿了一个冰淇淋——他刚刚和黑泽撒娇似的抱怨着热,自告奋勇去不远处的冰淇淋小摊上给两人一人买了一个。


此时安达正小心翼翼地躲开人群,护住手里的冰淇淋,一步一步向他走来。


安达带着笑意看向他,明亮的眸中盈满了火树银花。


———————————————————————

一个小番外


“刚刚看到买饭团的老板也在,就和他聊了两句,回来慢了一点。黑泽刚刚在想什么?”


“没什么。只是想起来有一年的烟火大会,我看到了安达哦。”


“诶?什么时候?不对,不如说……黑泽怎么不来找我一起?我当时是一个人吧。”


“……”


安达把冰淇淋换了个手,拉住了黑泽空着的那只手。在一起的这段时间,他已经习惯了在无人的角落或是漆黑的夜里悄悄地拉起爱人的手。


“算了,不想过去了。反正以后还有那么多烟火大会,可以一起来。”


他们终于也成为了热闹的一部分。


———————————————————————

来自多年前看过的一句话,大意是“在人群中,我看到他;我看到他,在人群中”。下不去虐的手,就把这句话反了过来。

【町赤】最高嘉奖

“赤楚君说这句话是认真的吗?”


“那当然了!我,赤楚卫二,一定要做一个被别人夸奖帅气有男人味的男人……笑什么?很好笑吗!”


赤楚一把扔掉游戏手柄,转身张牙舞爪地扑向憋笑到浑身颤抖的町田身上。


“我这么说有什么问题吗?”赤楚夸坐在町田身上,气呼呼的扯了扯町田的嘴角。


町田把刚刚到手的尼龙杂志放在一边,翻开的杂志停在了赤楚的采访页面。他伸手托住自己身上的人,笑嘻嘻的任对方轻飘飘地在自己脸上动作,夸张地表演被扯疼后发出“嘶”的声音,看着对方马上停手,慌张地凑过来看有没有伤到自己。町田笑着轻吻了一下自投罗网的狗勾的唇,回答了刚刚的问题:“赤楚君这么说当然没有问题呀。”


町田对着赤楚做了一个对方学不会的wink,有些腹黑地勾起了唇角。


“毕竟想要变得帅气有男人味儿是每个小朋友的梦想!”


町田在赤楚要杀人之前大笑着拥住他,衔住了对方的唇。


长长的一吻结束后,赤楚把下巴放在町田的肩上,有些郁闷的隔着对方玩町田背靠着的沙发脚。


“就像我说的那样啊。可能是我演过的角色的原因,大家总说我可爱,夸我帅气的人很少的——明明我也是个有一米七八高的男人诶!”


“反观町君,夸你帅气的人压倒性的多。应该很少有人说你可爱的吧?”


“我也想成为町君这样的人。”


町田带着笑意的声音从相贴的耳鬓和胸膛传来,组成独属于赤楚的低沉又温柔的混响:“原来ソンヌ是这样想的啊。”


赤楚还没平复的心跳又有加快的趋势了。


“不知道ソンヌ看过《逃避可耻但有用》这部剧呢?”感受到毛茸茸的脑袋在自己颈边蹭了几下,町田知道他的小朋友摇了摇头。


“好巧,我也没看过。但是之前在sns上,我有看到过剧里的一句话。”


町田扶着赤楚的肩膀把他推到了自己面前,看着对方有些困惑的眼睛,一字一句地复述:


“可爱是最高级的形容词,如果认为对方很帅,当看到对方不好的地方时,幻想就会破灭。但如果认为对方很可爱,无论对方做什么都会觉得好可爱,就会对你的可爱全面服从,五体投地。”


“所以大家夸你可爱是对ソンヌ的最高嘉奖,不只是因为你的角色,也不知是因为你的性格或者长相,是因为大家真真正正地喜欢你这个人,喜欢你的每一面。”


“赤楚君认真演戏的时候特别帅气,陪伴友人的时候元气满满,在sns上碎碎念的时候特别有少年感,拍的每一本杂志照片都有不同的风格。”


町田的眼睛的弧度随着说出的每一个字渐渐变大,像是每个字都在增加他的好心情。


“你看,赤楚君有这么多面,大家太难用几个词来形容赤楚君了,所以最后只能汇总出一个‘可爱’来表达对赤楚君的喜爱。”


“赤楚君所展现出来的每一面,大家都喜欢;或者说大家喜欢赤楚君所展现出来的每一面,所以没有办法啊,只有可爱能够形容这么好的赤楚君呢。”


“可爱是最高嘉奖哦。”


町田伸手擦了一下赤楚的眼尾,笑得温柔:“不过他们没有见过赤楚君的所有哦,赤楚君的一些面是只有我才能看见的。”


本来还有些感动地赤楚噗嗤一下笑出了声,抓住町田放在他脸侧的手,又一次环住对方的背,一如樱桃魔法第九集里温暖的摇晃。


赤楚笑着闭上眼。


既然都这么说了,那么变得帅气这件事……以后再说吧。果然自己在变得帅气的路上的主要障碍是町田君的温柔,全部都是町田君的错。


———————————————————————

太太的文都看完了,只能自己上了。


从采访中町田说“全都是赤楚君的错”开始就特别想让楚子说出都是町田君的错,今天不知道为什么想起来尼龙里楚楚的这句话。然后就有了这篇短小的文。

行星

梗源亲妈,设定为剧版七年暗恋。安达没有魔法if线。

被亲妈虐到肝疼。终于忍不住自己下手了。

第一次写,请多担待。


————————————————————————


如果这无可救药的恋爱墓碑能填满一颗行星的话,或许有一天会传递到他那里吗?


正文


这些年无望的暗恋他也曾隐晦地在友人面前提起,当然也只在一些微醺的时候。


喝到半醉的时候他总会呆呆地盯着流光溢彩的酒杯,像盯着他暗无边际的爱情的反面,然后一口吞下剩下的酒精,苦涩悄悄溜出嘴角。


友人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大呼不值得,替他口中爱而不得的“朋友”打抱不平,劝说他的“朋友”远离对方,及时止损,更不要说和对方做朋友了。


他在这时总是欲言又止,在朋友有些同情和愤懑的劝说中垂下眼帘,微微摇摇头。


他不懂的。黑泽想。


他不会懂的。


他不会懂安达是怎样在他最落魄的时候接住了他,怎样透过他光鲜亮丽的外表看到他千疮百孔的灵魂中微弱的动力之火,并且接受他安慰他治愈他。


他不会懂这样的安达对他有这怎样致命的吸引力的。


黑泽知道七年前的那一夜过去的第二天找到安达约饭,一步一步与安达成为朋友的行为是自寻死路。他注定难以难以放下对安达的爱,又渴望离安达近一些,再近一些。


他把自己放在悬崖边上整整七年,砍掉了自己最后的退路,而前路荆棘遍地,一望无际。


这七年里,爱意也不是总能被他包的严严实实。在一些寂静的黑夜,一些热闹的节日,一些人声喧闹的花火之下,孤独喧嚣着占满整个心脏,他也想过不管不顾的找到安达,抓住他的肩膀,直视他的眼睛,大声诉说他爱他。


毕竟有时他们太近了。


昨天、上个周五晚、刚过去的夏日祭、去年的圣诞节、前年的新年第二天、安达的二十七岁生日……他们一起购物逛街,一起游玩宅家,一起玩笑打闹,甚至相互留宿。他曾经开玩笑般的对安达提过永远,安达也曾将自己一生中的第一次上上签郑重地赠予他。


原来他们已经一起度过了这么久。


以朋友的身份。


但是所有的冲动总能被及时遏止。有时止于他自己的惊醒,有时止于安达认真工作的背影,有时止于安达和藤崎小姐的交流,有时止于安达带着笑看向他的眼睛。


不能撕裂他和安达的友谊。

不能破坏安达渴望的幸福。

不能毁了安达安稳的生活。


安达是他的恒星,他作为一颗行星的职责就是以固定的轨道环绕恒星旋转。即使他的轨道是椭圆形,他们的距离在一些时候会变得更近,但他总要远离安达的。距离超过一定限度的话,引力会骤增,行星和恒星会相撞、爆炸。


他怎么舍得安达受伤呢。


于是黑泽学会了在每天夜里狼狈不堪的杀死这份爱,将其埋进坟墓,竖起墓碑。


有时他也会不切实际的想,如果这无可救药的恋爱墓碑能填满一颗行星的话,或许有一天会传递到那里呢?


今天是第2778个墓碑。


明天是安达的三十岁生日。


————————————————————————


不知道有没有后续可能就这么晾着黑泽了抱歉还是迫害黑泽了。

另外2778只是自己大概推测的数,私设众多。根据剧里七年前那一天背景板上的pen festivsl我就私自设定那一天时间在文房具屋文具赏左右,并且由于不了解具体时间,假设了3月1号,也就是2013.3.1-2020.10.8